素食名人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素食名人 > 素食名人 | 诗人陆游的素食观和他赞美素食的诗词

敬天爱人,素食养生。素猫,素食之mall,既是素食产品之mall,也是素食文化之mall,一切的目标是让更多的人接受素食慈悲的理念,养成素食养生的饮食方式,让更多的食肉之虎、食鱼之猫更多的吃素。

素食名人 | 诗人陆游的素食观和他赞美素食的诗词

发布时间:2019/12/10 素食名人 浏览次数:71

陆游(1125~1210),字务观,自号放翁,越州山阴(今浙江绍兴)人。南宋出色的爱国诗人、词人。

陆游一生坚持抗金主张, 他在青年时代,曾投笔从戎,过了一段军旅生活,他的诗歌创作在这一时期走向鼎盛,形成了宏丽悲壮的风格。陆游对这一段峥嵘岁月十分珍惜,后来将全部诗作题名为《剑南诗稿》。

在南宋文坛上,陆游的诗与辛弃疾的词一样,取得了最高成就。陆游诗歌以其卓越的思想艺术成就,把我国文学史上的爱国主义传统发扬光大,在同时代和后代诗人中都有极高的地位和深远的影响。

陆游勤于创作,一生写诗60年,保存下来的就有9300多首。在他留下的众多诗歌作品中,有许多是用来歌颂和赞美庸常生活中的朴素菜蔬。

他一生活到85岁,在人均寿命只有三四十岁的南宋时代,他竟享年85岁,而且耳不聋、眼不花、背不驼,有时还能上山砍柴挑着回来,可谓我国古代诗坛的长寿冠军。

肉食养老人,古虽有是说。

修身以待终,何至陷饕餮。

晨烹山蔬美,午漱石泉洁。

岂役七尺躯,事此肤寸舌。

这首诗充分说明他对过去流传的“肉食养老人”的说法大不以为然,而是乐意于“烹山蔬”,“漱石泉”,强调修养身心,不贪食厚味,把清淡的素食当作养生妙法。

陆游诗词中多赞美素食,并以长斋蔬食自豪:

放翁年来不肉食,盘箸未免犹豪奢。

松桂软炊玉粒饭,醯酱自调银色茄。

时招林下二三子,气压城中千百家。

缓步横摩五经笥,风炉更试新山茶。

在这首《素饭》中,可以看到陆游不以山珍海味为喜,留恋于色彩斑斓的素食生活,品味人生的超然与洒脱。

他不仅放弃肉食,还非常讲究美食家注重的色香味形器。

你看他:选用洁净如玉,颗粒饱满的上好大米,以山上松枝桂木慢慢烹饪,香气四溢。将鲜嫩的茄子蒸熟后,调入精醋酱油,茄子晶莹剔透,呈银白色,十分诱人。

美食之美,不可独享,邀约同道中二三人,在绿水青山之畔,一起品尝。这种出尘美境,胜却人间无数风情。

吃饱喝足后,信步摩挲装着五经的方形竹器,不为无事读书之乐,更待风炉新茶之美。陆游食素,是多么有情有趣,有滋有味啊!

陆游在这首《菜羹》诗中反映了他的素食健康的思想:

青菘绿韭古嘉蔬,蓴丝菰白名三吴。

台心短黄奉天厨,熊蹯驼峰美不如。

老农手自辟幽圃,土如膏肪水如乳。

供家赖此不外取,襏襫宁辞走烟雨。

鸡豚下箸不可常,况复妄想太官羊。

地炉篝火煮菜香,舌端未享鼻先尝。

你看诗人说:青翠的白菜(青菘),翠绿的韭菜(绿韭),滑润的莼菜(蓴丝),清脆的茭白(菰白)即这些美味可口的蔬菜,是苏州﹑常州﹑湖州等三吴之地的特产。

世间人喜爱的熊掌、驼峰之类的美味远远不如这些苔菜和矮黄,似天仙食用的美味佳肴!自己亲手辟一片幽园,种上自己喜爱之物,自给自足,供自家享用即可,不再辛苦为菜食奔波。

自己劳动生产出来的菜,经过炉火烹制,其香四溢,真是妙不可言。吃自己种出来的新鲜时蔬,哪里还会想吃那些让人肥胖甘厚的肉食呢?

陆游另一首《鉏菜》诗:

江吴霜雪薄,终岁富嘉蔬。

菘韭常相续,莴蔓亦有余。

这说明三吴之地的蔬菜之美,足以自养而娱人。陆游认为,荤腥之物不能常吃,多吃则有损身体健康。太宫羊即太庙里祭祀用的羊,指多食肥胖甘厚,就更不利于身心健康了。

中国为素食发源地之一,而当代素食文化已盛行欧美,近年反哺中华,成为一大时代潮流。

素食又有仿荤、天然之分,所谓仿荤素食,即要求从色、香、味、形同荤腥之属,而以面筋豆腐为料;天然素食不添加色素调料,以自然绿色蔬菜为主。

荤食者喜仿荤素食,素食者喜天然蔬菜。而陆游所食,为纯正绿色食品,有利于身体健康。

素食者出行在外,除非佛寺,则多有不便,那么陆游又是如何处理这个矛盾的呢?陆游在《巢菜并序》中说:

冷落无人佐客庖,庾郎三九困讥嘲。

此行忽似蟆津路,自候风烛煮小巢。

中国人信奉衣禄之说,即一生中注定应该吃多少肉,穿多少衣的迷信说法,可见素食者在古代是相当异类的了。

陆游客居旅途时,独孤的他少去了酒肉朋友,无人相伴。还因为素食受到别人的讥讽。

第三句所说的蟆津,即蟆颐津的简称,在今四川省眉山县东蟆颐山下,为玻璃江的津渡。唐僖宗时,宦官田令孜沉左拾遗孟昭图于此。这是放翁在无人理解,忧国忧民之苦的自嘲。

第四句的小巢,是豆科植物,又名小巢菜。为越年生草本,一般作家畜饲料用,也可作蔬菜。他不管别人如何看待,自顾自地就着山火煮起了野菜。(小巢:豆科植物)

在故乡终老之际,闲来无事,他就亲自耕地浇水种菜,继承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,以诗书耕读传家。且看他《种菜》时的悠闲:

菜把青青间药苗,豉香盐白自烹调。

须臾彻案呼茶碗,盘箸何曾觉寂廖?

种上各色蔬菜和可食用的药苗,加之豆豉香盐,精心烹饪,不仅美味可口,也可能在操作过程中得到无穷的乐趣。

另一首《种菜》,看到陆游安贫乐道的隐士情怀:

白苣黄瓜上市稀,盘中顿觉有光辉。

时清闾里俱安业,殊胜周人咏采薇。

具有强烈爱国情操的诗人陆游,在晚年看到国家渐渐安定,人民安居乐业,心中喜不自胜。一心报国之心,才稍稍安顿,唱起了采薇之歌,有意隐居民间,安心修行。

此采薇引《史记•伯夷列传》,伯夷、叔齐反对周武王伐殷,武王灭殷后,他俩遁入首阳山,发誓不食周粟,采薇而食,终于饿死。这里以喻隐居不仕。

陆游关于素食的诗文很多,如《题龙鹤菜贴》的豪迈,如《病中遣怀》的叹息,如《邻人送菰菜》的超然,如《招邻父啜菜羹》的恬淡,无不体现出这位具有侠义心肠的居士,在经过佛门洗礼后的成熟与超然物外的高尚情操。

奔波了一生的陆游,晚年学佛并实践禅坐,连他最喜爱的酒也戒了,并吃起了长斋。

他在《白发》诗中说:

清坐了无书可读,残年赖有佛堪依。

君看世事皆虚幻,屏酒长斋岂必非!

他认为素食既节俭,又可养生。

陆游对佛教的理解更多地源自于对日常生活中菜蔬的体悟。他三餐食粥,菜肴以素为主,粥有淡粥、菜粥和豆粥。他认为豆粥味道最好。

陆游食粥之法甚为独特,有时早晨起身后无所事事,只管食粥,吃饱了又卧床安睡。“粥罢重投枕,灯残起读书”便是他这段生活起居的写照。对蔬菜、萝卜、山药等等,诗称“食常羹芋已忘肉”。

年纪大了以后,陆游仍然喜欢登山爬高。一次,他去四川青城山时,不顾年事已高,独自登上艰险难攀的泊灌口,使同行者为之惊讶不绝口。他在峰顶眺望泯江滔滔,大声畅吟道:“姓名未死终磊磊,要与此江东注海。”浩然之气,油然而生。

昨夕风掀屋,今朝雨淋墙。

虽知柴米贵,不废野歌长。

从这首诗中,可以看出陆游乐观豁达的胸怀:尽管屋上的瓦被狂风掀掉,墙壁被大雨淋湿将要倒塌,家中揭不开锅盖,可是他没有为此而忧郁,仍然吟诗不绝。对于曲折坎坷的人生,他认为,应该是“纷纷谤誉何劳问”,“莫厌相逢笑口开”。

老死归土,这在古代文人当中,也比较少见。正是这种乐观的人生态度,成就了一位大诗人,正是陆游晚年性情淡然达观,以素食养生,成就了一位寿星。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